玻璃糖雨

灣家人,靖蘇主。
喜歡糖做的刀或裹滿玻璃渣的糖
但還是想被從天而降的靖蘇糖砸死

【靖苏】黄泉

注意:

※琅琊榜衍生

※cp靖苏

※脑洞向经不起考据


黄泉

 

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才智非凡,机变无双,武功虽然在琅琊高手榜排不上顶尖几名,行走江湖和人交手却也不易吃亏,一身医术更承自老阁主亲传,年纪轻轻即独当一面,老阁主某故交都曾夸道:再过几年,便没有什么事难得倒蔺公子。

但蔺晨现在忧心忡忡。

几年前他和老阁主在梅岭捡到一名身中火寒毒的病人,在那人请求下他与父亲以挫骨削皮之法为其拔毒,将火毒寒毒碎骨重塑而出,此后卧床一年有余,此间平安无事,眼看着骨肌再生已到最后一关,却偏偏在老阁主见其状况平稳,出门采药时病情陡生变化,才探视过短短几个时辰,送药的小童便来禀告梅公子脉象微弱,人已陷入昏迷,蔺晨赶到时,这人竟已气息奄奄。

这人卧床静养的一年,蔺晨已与这梅长苏颇为熟悉,觉得此人实在有趣,不禁有引为平生知己,共闯江湖之心。若阎罗定要夺去梅长苏性命,也得先问他蔺少阁主同不同意。

 

梅长苏只觉得周围气息阴森,两名面目模糊的差役在身旁拘着他走,奇怪的是这副身躯明明一年未下得床榻,走起来虽不至健步如飞,却也不觉疲累。

想不起这条道路从何而起,亦不知尽头为何处,四处景色模糊,唯有道旁两岸是绵延不尽的火红之花,似鲜血铺开的毡毯,又似熊熊烈火,是这条道路上绝无仅有的色彩。

他麻木地走着,艳红色彩灼烧着双眼,混沌的记忆之海突然裂开一道口子。

是梅岭的火啊。

林殊一生炽烈如火,明亮如焰,周围亲友总说他就像个小火人,入赤焰军为国征战,为赤羽营主将,最后却也折在梅岭火中。

以为劫后余生,又吃了那么多苦,结果还是难逃一死。

命运弄人啊。

行至河畔,依稀看得到一座桥在雾中若隐若现,一名老妇人在亭中端着碗汤,梅长苏不禁失笑。

还真有奈何桥和孟婆啊。

不过即便有来世,饮下此汤,此生憾恨却也怕是难以昭雪。

他想起在琅琊阁治伤拔毒这一年间听闻的金陵风云,每有新的消息传来,总叫他惊骇莫名,悲愤难遣。

父帅、母亲、祁王兄长、宸妃姑姑、七万赤焰将士,无数被牵连其中的冤魂……

逝者已矣,而活着的人,他宁忍削骨挫皮之苦也想回去与之并肩作战的人,只怕此生再无缘得见。

梅长苏心中怅惘,没察觉身边鬼差已停下脚步。

眼前站着的……嗯,许是那阎王身边的无常。梅长苏想。

无常和鬼差稍稍退到数尺外,交谈片刻后鬼差恭敬地退开,无常来到梅长苏眼前。

「近日冥府生死簿出了些差错,怕是鬼差拘错人了。」冰冷的解释,没有歉意,梅长苏倒好奇以来,端详着眼前黑衣的无常。

「那便如何?送我回阳间?」

黑衣无常面无表情,「梅长苏阳寿未尽,自然要回去。」

「那何以阁下竟不着急送我回去?」

「冥府鬼差以生死簿为依据拘阳寿已尽之人来黄泉,却不代表对凡人在阳间施行之雕虫小技毫无所觉。」黑衣无常冷冷地道:「林殊的寿命,可是实实在在地尽了。」

梅长苏神色不变,「可这又与梅长苏有何关系?」

「只是好奇,你敢行此逆天之法,想必亦知梅长苏阳寿较常人更薄。死生有命,不过徒增烦恼,又为何强要在人间苟延残喘?」

梅长苏不禁轻轻笑起来。

「不求寿与天齐,但求苟活十年光阴,大仇得报,沉冤昭雪,扶持明君兼济天下,则此生足矣。」

「大梁祁王前阵子走了这条黄泉路,投胎轮回去了,其余皇子,不提也罢。你所谓的明君,恐怕要到来世去寻了。」黑衣无常语气似是挑衅。

「怎么会没有呢?」梅长苏轻声道,「还有一个人,虽然和祁王相较确有不足,但论他坚毅不可夺的心志,凭他敏察忠奸的眼力,凭他清明公允的行事风格,怎么不是一个明君呢?」

他似在陈述事实,语调极轻,又像在说服自己。

卧床一年,有琅琊阁的情报,他对金陵那边的了解一点也没有生疏。

这是他花了一年光阴才决定的计划。这一年来,他理清了在梅岭时震惊愤怒以外的思绪,狠狠逼自己抛弃林殊的心性自尊,去学习做一个活在黑暗里的复仇之人。现在万般谋画尚只具雏形,还得等骨肌再生,能下床行动后才能着手去办。此后要费上几年光阴、沉冤是否能雪,现在的梅长苏心里也没底,除了一件事。

这条复仇之路,只有梅长苏一人不够。

如果梅长苏是谋士,那无论求名正言顺之理、为社稷天下着想,都还得有个明君才行。

其实以林殊的了解,那人为君的才能远远比不上祁王,并非心志气度有缺,而是那人性子太过耿直,而徒有风骨,耿直硬气,宁折不弯都称不上是一个好的君主,若要统御河山,他就必须成为阴影的一部分,懂得算计,学会足够的圆滑与适度的妥协。

梅长苏不能陪他走到最后,要那人独自撑着江山,这颗在梅岭冰雪中被冻得坚硬的心都还会疼。

黑衣无常忽然嘲弄地道:「哦,皇七子靖王,的确也是个人选,只是这人现在奉诏奔赴北燕战场,大梁经赤焰军叛乱,本就动荡不已,你觉得他打得赢这仗,又留得性命等你十余年吗?」

梅长苏心头一跳,复垂眸道:「死生有命,成事却在人心。」

「你明明心中担忧,怕他怨你,不能胜任。」

「我与景琰两心相知,这既是我俩毕生之愿,景琰绝不相负。」

梅长苏说得轻巧又坚决,无常阴森面容似也泛起一抹笑意,随着无常视线看去,隔着重重红花,黄泉路另一端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是鬼差,而另一道身影,依稀是他念兹在兹的人。

梅长苏不禁也倒吸口气,如堕冰窟。

「忘了告诉你,近日阳间战事频起,冥府生死簿错拘之魂颇多,北境战场死伤又众,你的那人看来也被错拘来此了。」无常阴阳怪气地说。

 

跟在鬼差身后的萧景琰彷佛看不见梅长苏和黑衣无常,仅是神色木然,踏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走在红花青烟之间,梅长苏顾不上问无常为何萧景琰竟看不见自己,只是专注地凝视着萧景琰由远而近的身影,目光甚至有些贪恋,带了难得的温度。

「你既是被错拘来此,道上亡魂自是看不见你。」

梅长苏定定地看着萧景琰走到忘川畔,一名白衣无常拦住他,重复了刚才黑衣无常对他的解释。

「我原以为此生已尽,现在看来竟是冥府开的一个天大玩笑。」他听见萧景琰傲然说,「即便本王于阳间从未做下有损阴德之事,一生问心无愧,也得被冥府拘来提去,竟连句道歉也没有吗?」

「你可知,即便战场死伤无数,鬼差可不是谁的魂都会错提去的。你可不全是无辜。」

萧景琰哦了一声,挑眉望着无常。

「你身上必是透出一心求死的气息,想来阳间亦生无可恋,不如将错就错了吧?」无常调笑道,萧景琰神色不变,梅长苏记得他以前无论为自己背锅、被那几个心计深沉的皇兄暗里踩一脚再面对陛下不甚公正的问询时,都是那样无畏正气,不懂半点服软的表情。

「既是错提,死生有命,谅阁下也不可违逆吧。」

「你想回去?」

「这个自然。」

「我只是好奇,如你知晓今后命运,是否还会如此刻般坚决还阳。」

萧景琰一愣,猛地抬起头来,穿过无常的身影,看见立于忘川畔的三生石。

梅长苏不知道萧景琰看见了什么,但他却确确实实地看着那人神色变幻莫测,握紧了拳头,紧得指节失去血色,最后不胜负荷般闭上眼,却依然背脊挺直,彷佛天地间最后一人。

 

「莫担忧,还阳后都不会记得的。」梅长苏身边的无常彷佛洞悉他心意,正色补充了一句,又问:「你也想看你的命运吗?」

梅长苏仍然凝视着萧景琰,久久才苦笑摇头。

三生石前,无常又问。

「如你不欲命数如此,也可不还阳,在这奈何桥前徘徊数十年,至你阳寿尽时再入轮回。如何?得窥天机,权当错拘你至此的补偿吧。」

即使身处幽冥,青烟袅袅中他还是听见那人答得铿锵。

我与林殊本两人一心,他愿即我愿,我之命运转折既是林殊一手安排,萧景琰誓倾此生风骨同守。

无常神色不变,只是再召来鬼差,引萧景琰往来路折返。

梅长苏身边的无常倒没急着动作,只是不解地看着他。

「你所择之人亦同你心,何以神色如此不乐?」

他只是痴痴地看着那抹模糊的身影随鬼差远去,并未回答。

 

当梅长苏从琅琊阁的榻上悠悠醒来时,看见蔺少阁主伏在一旁睡着了,小桌上一碗凉去的汤药,还散发着常年不变的刺鼻气味。

自骨肌再生以来,他身子逐渐恢复,也不太疼了。然而此时,梅长苏怔怔地望着窗外青天白云,大好风光,却突然觉得心底一阵抽疼。

那与削皮挫骨的激烈痛楚不同,就像做了一场惆怅的梦,醒来后不复记忆,那股苍凉酸涩的情绪却悄然住了进来,在心底生根。

于是梅长苏再度闭上双眼,把不知因何而起的眼泪堵了回去。

 

 

后来靖王决心参与夺嫡,与麒麟才子独处的时间多了,除去议论朝政,听取梅长苏的筹谋,偶尔亦会闲聊几句。

靖王好奇梅长苏早年在江湖的事迹,梅长苏则愿意听听靖王这十几年来的经历,哪怕靖王有时候讲得没头没尾,说到极细之处,叫听者摸不着脑袋,梅长苏却也还是微笑倾听。

「殿下这十余年来,虽是远离朝堂,全无人脉,但四方征战,到底还是得以保全本心,不沾半点势利权谋,方能清明至此。」

靖王定定看他半晌,方移开视线,淡淡接话。

「……起初也有心如死灰,恨不得埋骨沙场,以此身殉道之时。」

梅长苏垂下眼,没有说那些洪福齐天等应景的话,只是像在问一杯茶凉不凉,苦不苦,甚至都没有看向靖王,而是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的明媚风光。

「想必当时是极为苦痛难捱的。」

他神色沉静。

「也没什么。」靖王似是自言自语,「本就是我应担的,那人不在,我担得更多些,也没什么。」

被梦中那股酸涩情绪淹没前,梅长苏唇角扬起一个淡淡笑意,他抬手斟满两人面前的青瓷茶杯,捧起其中一个,双眼直视靖王。

「殿下任重而道远,苏某仰慕不已。虽然殿下平素不爱茶,但斗胆请殿下容苏某以茶代酒,以表敬意。」

靖王犹豫了一下,也拿起了梅长苏推到自己面前的茶杯,看向梅长苏时眼眸深处生出一丝疑惑,但很快又摇摇头,举杯与梅长苏的相碰,仰头饮尽,神色回归清明,不复方才短暂迷惘。


---

看琅琊榜时总是心疼景琰,梅长苏是求仁得仁,但景琰却用一生坐在那个孤独的位置守著两人的理想。旁人无权过问这两人的选择,但总想藉著脑补让景琰曾经有过选择的机会。

当然结局会是一样的,这也是靖苏的萌点嘤嘤


祝大家新年快乐!刚开始用lo不太熟悉,但平常也欢迎聊天哒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