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糖雨

灣家人,靖蘇主。
喜歡糖做的刀或裹滿玻璃渣的糖
但還是想被從天而降的靖蘇糖砸死

【靖苏】朝夕(10)

[靖苏] 朝夕(10)

 

注意:

苏兄在原著结尾未死梗 

小说与电视剧设定混用

除靖苏外其他角色关系皆是友情 

慢热,但目标还是谈恋爱,传统意义的HE

→繁體請點我← 

 

过去的征战中不是没有落崖的经验,然而此时事出突然,周遭又伸手不见五指,乍跌落时他也只能用双手护住头脸,运起内力蜷起身躯。

还来不及考虑堂堂大梁皇帝就这样死在江湖小派的陷阱里该如何面对列祖列宗,萧景琰便已经重重撞上了地面,滚了好几圈。

万幸,高度不至于令人摔断腿,又落在湿软的泥土上,除几处擦伤外没有大碍。

萧景琰缓缓起身,边在格外阴冷的黑暗中摸索边侧耳倾听,好不容易摸到类似岩壁的东西,将背抵在壁上,从怀里摸出发前蔺晨塞给他的火折子。

正要燃起火折子,忽然听得黑暗中有道极轻的脚步声朝他袭击过来,萧景琰毕竟是在战场上长年征讨过来的人,感知到杀气的瞬间便听声辨位,拔剑出鞘,挡了个八九不离十。

金铁之声交迸,萧景琰依稀觉出他格开的是一把匕首,对方力气不大,这一击不中,第二击又来,他干脆直接准确擒住了对方手腕。

是个女子。

萧景琰一凛,下意识开口询问:「宫羽姑娘?」

那姑娘挣开他的手,这时萧景琰手中的火折亮起,两人借着火光看清了彼此的脸。

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宫羽抿着唇,面色有些不善地看着他。

「参见陛下。」

 

据宫羽所言,她原坐在那间静室抚琴,那些女弟子引她入室后便全部告退出去,是以她落入地板底下陷阱时无一人在场。

两人靠着岩壁,在地上寻得一根较粗的枯枝,藉手中火光稍微打量了一下此处的环境。

地形浑然天成,是一处类似山坳的凹陷狭洞,大小约是方才迎宾的半个大厅左右,四周皆是光秃秃的岩壁,顶上一片漆黑,想来庄主将这万树山庄建于山间,建筑的一部分恰好覆住了这处深洞,地板设有机关,便可轻易将人困于此,神不知鬼不觉。

萧景琰试着将剑插入岩壁,但他扮作护卫,拿的并非削铁如泥的宝剑,岩壁不但纹丝不动,手中那剑还崩开了一小道口子。

即便岩壁有处踏脚,靠轻功窜上岩壁,也无法从洞底这侧开启地板上的机关回到山庄之中,萧景琰看了一会便摇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宫羽举着火把站在一旁看着他的举动,忽然道:「我们去那里看看。」

两人借着火光一手扶着岩壁,谨慎地绕了这个地洞一圈,这才发现方才火光未照到的地方,一座深潭几乎占了这地洞一半大。

难怪此处较外头阴湿寒冷。两人心里俱想,若刚才掉下来时是直直坠入潭中,恐怕就不好说了。

「姑娘坠落之前,可曾误触什么机关,或是曾发生什么不寻常之事?」

「在回答陛下前,陛下可否告诉民女,您为何亦会落入此处?」宫羽突然问。

萧景琰愣了愣,简略地说了梅长苏的异样及自己寻入静室探看的经过。

「我掉入此处的确不在宗主计划之中,但陛下既然在此,想必宗主此行目的必与陛下有关。您是万金之体,这样率性而为,若有什么闪失,宫羽可担当不起。」

宫羽的语调冰冷,说得萧景琰无话可驳,正回过头来,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见宫羽眼神一变,手中银光一闪,一把匕首便挟着寒气呼啸着朝他飞来。

 

两人距离极近,已避无可避,萧景琰动也不动,只听得嗤地一声,匕首擦着他激射过去,将身后一物钉在地上,刀柄仍微微颤动。

宫羽举着火把近前,两人才看清乃是一条五彩斑斓的长蛇,足有小儿手腕粗。

「姑娘好眼力。」萧景琰看那蛇良久,郑重地朝宫羽一揖,又问,「不知姑娘方才是否看清这蛇由哪里钻出?」

宫羽想了想,「看不太清,应是从山壁里出来的。」说着朝某处指了指。

萧景琰接过火把,走上前去察看,见那是潭水边的一道裂缝,深入山壁,看不清尽头。

「蛇不会掘洞,多半是天然形成的。此时又过了冬眠季节,说不定这里山壁不厚,很快便可通向外界。而此处潭水明澈,气息不似死水,或许潭底有支流可对外相通。」萧景琰认真地说,「十余年前我亦见过类似地形,是在西境奉旨剿灭一山土匪时所见,乃天然的环形峡谷,万仞悬崖寸草不生,然又有飞瀑银练,注入谷底深潭,抱石深潜入潭,则可由潭底暗河顺流出谷。」

「可是那《翔地记》中所载,西南怒山群峰中的环形峡谷?潭底暗河注入碧萝河,日夜奔流,又名怒河。」宫羽轻轻接道,萧景琰回过头注视着她,有些讶异。

「宫羽姑娘也读过《翔地记》?」说完一笑,「莫非江左盟入帮规矩,须诵读宗主亲手批注的《翔地记》?」

宫羽低下头,几步退至火焰的光圈之外,声如蚊鸣,「只是宫羽在金陵稍闲之时,曾见宗主案头摆着那本书,心生好奇,便……也去寻了一册来读,却无缘拜见宗主亲笔批注。」

萧景琰重新将视线投向潭边地形。

他长年在军中,即便登基,平日接触的女子除母后外便只有柳氏与二嫔,更不用说他在后宫的日子屈指可数,实在不擅长同女子打交道。

而小殊,他不知少时那段日后才想明白的朦胧心思在这漫漫十三年后对小殊来说还做不做得数,他原以为小殊算是念着霓凰的,直到他留了那样一封信要自己准许霓凰与聂铎的婚事,而一直以部属身分在梅长苏身边的宫羽,对梅长苏也抱有仰慕之意吗?

然而萧景琰转念一想,小殊原是很会吸引姑娘的,昔日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多少官家千金甚至宗室贵女魂牵梦萦的对象,苏先生更有一番沉稳从容的气度风流,宫羽倾心于他也算不得意料之外。

萧景琰微微一哂,逼自己摒除杂念,沉思片刻,动手除下外袍。

宫羽见状皱着眉看向他:「陛下打算下潭?」

「先下去探探潭底是否有路。」他点头,宫羽便将火把往地上一插,也开始解衣,「不能让陛下以身试险,宫羽下去。」

萧景琰亦知自己身分不同寻常,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令一名女子代自己以身犯险,故摇了摇头。

「万一潭底无路,又或是过于狭窄,那还是得回来,此处湿冷,我穿着湿衣还抗得住。」

「宫羽亦粗通武艺,并不是寻常娇弱闺秀,陛下莫要看不起女子。」宫羽昂首,毫不犹豫地除下外衫,萧景琰不便强行阻止,连忙别过脸去。

那戎马倥偬的十三年,他都未放弃过的某些坚持,却皆在登基后一点一点身不由己地离他而去。

比如他厌恶权谋算计,却不得不学着洞察人心,又比如萧景琰命不足惜,大梁皇帝的命却重逾千斤。

「既是如此,姑娘稍等。」萧景琰开始撕开自己的外袍,将布拧成长条,又在布条间打上结,「若在潭底遇上什么异状便扯动这布绳。」

宫羽见他妥协,亦过来帮忙结绳,洞中一时只有火把劈啪燃烧的声音。

「姑娘是何时入的江左盟?」

「宗主执掌江左盟后找到我,以雪父仇为条件要我助他揭发谢玉,那时我无处可去,宗主便收留了我。」宫羽幽幽道,唇角浮起微微笑意,「虽是手下,拜见宗主的时间却远远不如黎纲甄平。我第一回拜见宗主,他身子还未好全,裹着厚裘面色苍白,我当时想,这样一个孱弱之人看上去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办法助我复仇吗?」

「后来我才知道,宗主虽多病,心志却较常人坚忍深沉,他原是要颠倒世间的,为了见他走到那一步、为了令他走得顺遂,宗主只要一句话,我愿做他的踏脚石、立时舍去性命都不会皱一下眉。」

许是因洞内阴暗,又许是宫羽也恐此去无回,不顾萧景琰帝王身份,只管低头边结着绳,边一股脑地道出心思。

萧景琰终于抬起头来,光影掩映之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把结好的布绳交到宫羽手中,神色肃然,「所以别冒进犯险,若潭底情况不对就快些上来。若总是想着要为他而死,那才错失了今后更多助他护他的机会。」

宫羽淡淡一笑,「陛下与宗主性子看上去南辕北辙,其实都是很会替人着想的。」

「未恐在下面出什么差错,还是先告诉陛下好。在那静室中,除了我携去之琴外,未曾触碰任何房中之物,只是……」她将布绳缚在腰上,头也不回地道,「我刚才坠入此洞前,未见到任何人的身影,却依稀听到有人在哼一首小曲。」

「什么样的小曲?」

宫羽立在潭边,手指轻轻打着节拍,哼了一段旋律古怪哀凄的小调。

「我做妙音坊乐伎时未曾听过,也非金陵流行的曲调,哼这小曲之人,很可能便是触动机关之人。」

 

宫羽轻巧地潜入水中,萧景琰稳稳立于岸边,手按剑柄,另一只手握着布绳末端,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直直望着潭面。

他在逼自己把进山庄以来发生的事都梳理一次。

还有宫羽哼的那首歌,萧景琰于音律之道在这辈宗室子弟中几乎可说敬陪末座,方才听宫羽哼唱,却有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萧景琰手中的布绳另一端忽然传来一股力量扯了一下,他连忙双手发力缓缓拉动布绳,将宫羽拉了上来。

「潭底有路,宽度可供一人通过,我们挨个泅水出去应该不成问题。」宫羽全身湿淋淋的,冻得唇色苍白,一上来便急急说道。

「不过尚不知潭底暗河通往何处,也不知须泅渡多久,此举仍是冒险。」宫羽淡淡道,「不如我先出去,找到宗主后再想办法回来营救陛下。」

「宫姑娘想得远,但我二人久未有动静,尤其是姑娘,恐怕庄主也知道我们跌落陷阱之事了。既未来救,多半那操纵机关之人就是得了庄主授意。」萧景琰眼眸深沉,「若他只是想活生生将我们拖死在这里,那姑娘的方法倒可一试,只怕他放什么毒箭暗器下来,那不如在他动手前我们便逃出去的好。」

宫羽一头乌黑云鬓还滴着水,看着他半晌,才勉强抿唇道:「那让宫羽打头阵,陛下别离宫羽太近。」

「我过去长途行军,也并非没有在隆冬山涧寒潭泅渡的经验,姑娘大可不必担忧。」

宫羽低了头,「宫羽是为宗主担心。」

这话说得大逆不道,萧景琰不以为忤,神色倒是柔和些许。

昔日靖王府的亲随府兵,位阶高些与他出生入死过的,在不议军务之时原也敢偶尔与他这样对话,似乎开始夺嫡之后,众人齐心研拟改革之道,他又镇日忙碌,反而这样的气氛就悄然消失了。

「那姑娘更不用担心。」萧景琰本就生得好看,眉目舒展间,哪怕是在这阴暗幽深的地洞与跳动微弱的火光,都有些令人目眩的味道。

「朕知道对苏先生来说,大梁有多么重要。所以朕更会保重自己,为了大梁,也为了与苏先生的约定。」

 

tbc


在word檔上看起來很多更新看起總是辣~麼少

看LO上大家有場次可以去好羨慕啊QAQ


评论(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