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糖雨

灣家人,靖蘇主。
喜歡糖做的刀或裹滿玻璃渣的糖
但還是想被從天而降的靖蘇糖砸死

【靖苏】朝夕(17)

[靖苏] 朝夕(17)

 

注意:

苏兄在原著结尾未死梗 

小说与电视剧设定混用

除靖苏外其他角色关系皆是友情 

慢热,但目标还是谈恋爱,传统意义的HE

→繁體請點我← 

 

這次的甬道依然阴暗潮湿,却只剩梅长苏和萧景琰两人。

走出迷阵石洞后,萧景琰果然放开了原本牵着他的手。

梅长苏側頭看过去,萧景琰另一只手藏在袖子里,看不出是否受了伤。

方才在幻阵中,他明明是刺了骷髅,缘何后来竟成了萧景琰,当时萧景琰看见的是梅长苏,又或是另一个幻阵中的妖物呢?

一面担心着萧景琰的手,一面又担心着留在迷阵中抵挡追兵的蔺晨和飞流,忽然萧景琰回过头来,朝着他微蹲下身。

「我背你。」

梅长苏心下了然,眼前必须争取时间,轻功、拳脚、阵法都考过了,接下来的关卡多半是毒,在路上多耽搁一分,蔺晨和飞流的压力就多一分。若拖得久了,黎纲和甄平那边也会遇到阻碍。

萧景琰见他犹疑,只淡淡说了一句:「我身形大些,比飞流的背坐起来舒服些,不会晃的。」

刚才不就背过了,这话说来说去还是在吃醋。

他可以毫无障碍地让飞流背他,面对萧景琰时却总是放不下骄傲自尊。

但在萧景琰的性命安危之前,那些包袱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放下。

「如此,僭越了。」

梅长苏一笑,上了萧景琰的背。

 

梅长苏举着火把,坐在萧景琰背上,往回看甬道两侧山壁上映着两人相疊在一起,拉长摇晃的影子。

至今都过了半生,自己指不定还能活多少年,而景琰的话,真龙天子,必定是能福泽千秋的。

从前的林殊没让萧景琰背过,这一夜就背了两回,倒像是要偿还以前那短短的一次似的。

那是某回跟着去九安山,两个小的还没到参加众皇子宗室骑射活动的年龄,便在后山乱跑,下山的小路也是那次发现的。

那条小路某些坡段极陡,碎石又多,当时两人争先恐后地在小径奔跑,萧景琰就被突出的树根绊了一下,正磕在尖尖的石头上,跌得膝盖鲜血长流。

「好像扭到脚踝了。」

听萧景琰一说,小小林殊也知道事态严重,自告奋勇要背萧景琰回去。

两人可差了两岁,林殊养得再怎么壮健都还只有那么点大,却犯起倔来,说是自己硬要拖着萧景琰跑来找这小路,当然要负起责任把负伤的表兄背回山上去。

于是小林殊咬牙把小景琰背在身上,一步一步走得磕磕绊绊,萧景琰略高他一点,没受伤的那只脚还在地上拖着,偶尔帮着踩几步让他轻松些,小林殊便涨红着脸不许。

爬了一小段坡两人都累得汗流浃背,萧景琰终于受不了和林殊打商量,帮他找根树枝来当拐杖撑回去就当没事了,再这样背下去恐怕两人都要再扭伤一只脚。

于是两人撑着树枝回去找御医,林殊被他亲爹念了好一阵子,不外乎带着皇子乱跑还害皇子受伤,这罪名不小,再怎么样也得背人家回来表个忠心才是。

小林殊很是委屈,又不是没背过,是景琰后来不让他背,再说两人一起发现的小路,自己先起头的不假,陪个不是也就揭过了,怎么就是罪了呢?

长大后梅长苏偶尔想起这段往事,总感叹亲爹的政治敏感度若一直能持续下去便好了,看来林帅一片忠诚天地可鉴,却硬是鉴不到皇帝舅舅的心坎里去。
而景琰,自己还欠他半趟,自己却成了这病歪歪的模样,往后怕是再也背不动他了。

 

萧景琰背着他,忽然开口:「刚才在阵中,你砍下那骷髅后,把我看成什么了?」

梅长苏反问:「你呢?」

萧景琰沉默半晌:「我一开始也被幻阵所迷,不知道那是你,以为你被那机关放出来的东西伤到了,于是……后来才发现是你。」

「……我也一样。」

「上次发作之后,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再伤到你,不能再发作,但还是着了道……是我不好。」

梅长苏伸过手去摸索萧景琰扶着自己身躯的手,「包扎过了吗?」

「刚草草弄了一下,伤口很浅,不碍事。」

「怎么会浅,你的剑没有刃吗?」梅长苏没好气地说。

「现在无妨,到了下一层再说。」萧景琰低声说,因为背着他接连上坡,声音有些低哑,带着略沉重的呼吸响在耳边,梅长苏贴着萧景琰的背,自持如他也不禁有些恍然。

这样的身躯相依久远得令人怀念。

虽然是被背着,虽然这条路狭窄得不容两人并肩而行。

但这段上坡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

 

终于抵达第四层石洞,梅长苏不由分说地抓起萧景琰的手,从怀里掏出预备好的布条给他包扎。

萧景琰伸着手让他包扎,边看着石洞里的景象,哂道:「倘若少阁主在此,应该顷刻可过此关。」

这层石洞与前三层不同,呈凹谷状,像一个脸盆般陷入地下,他们进来之处在盆谷边缘,可绕着盆谷抵达对面的石门,面前有一道阶梯可通往洞底,洞底弥漫着隐隐的紫气,中央竖着一个木柄,倒像是个开关。

石门旁的墙上凿出一格一格的空间,每一格都放了一种药材,底下有个小平台,放了些杵臼、小炉子小碗等物,似是要人在此配药,而下面那不祥的毒气便不难领会了。

梅长苏也束手无策,虽说久病成医,他身边既有蔺晨相助,于医道药理便只较常人通晓些,要判断此洞中的毒雾并配药通过,他们一行人中也只有蔺晨能够做到。

萧景琰忽然道:「门在上方,也就是说我们两人中有一人下去扳那机关即可,不必两人都下去碰那毒雾。」

梅长苏心中一紧,袍袖一掀就要下去,萧景琰却眼疾手快地拦住了他。

「我去。」彷佛知道他会反对,萧景琰从袖中掏出一瓷瓶,倒出一粒朱红的丸药来:「蔺少阁主先前曾给我一些可解百毒的药以备不时之需,料这滑族考验弟子的毒不会太霸道,此药应该可以压制毒性,即使不能完全解毒,至少无性命之忧。」

「那让苏某服下此药。」

「来此之前你与少阁主便推演过,暮云山功夫多半在轻功、拳脚、阵、毒四大类,而我们目前还未近山顶,料想后面还有一关,若是临机应变、洞烛机先,我是……不及你的。」萧景琰轻描淡写地开口:「若我一人到达下一层,很可能受困其中,但若是你,或许可通过也说不定。」

「千万不可,陛……」

梅长苏还要阻拦,忽然身上一麻,萧景琰竟是点了他腰腿间的穴道,仰头服下那丸药,伸袖掩住口鼻,大踏步往下走去。

看着萧景琰的身影坚定而缓慢地一步步下得台阶,穿过紫雾,终于抵达那机关,伸手扳下。

梅长苏从未觉得时间流逝如此漫长。

他几乎全程屏住呼吸,僵硬地睁大双眼定定追着萧景琰,一瞬不眨,彷佛稍不小心便会将那人丢失似的。

另一侧的石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缓缓开启。

同时,萧景琰也踏着石阶,一步一步回到他面前,在稍远处抖落身上沾带的毒雾,却不肯离梅长苏太近,只站在三步之外看着他。

「我回来了。」

「身上可有不适?毒性如何?」

萧景琰方才点的穴也在这段时间自然解开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梅长苏焦灼的神色,忽然一笑,「没什么,蔺少阁主给的药很有用,撑到出去不是问题。」

梅长苏也注视着萧景琰的脸色,想从中判断他说的是否有任何虚假,但萧景琰看着他的样子还是那么坦然,光风霁月,不含一丝猜忌欺瞒,就如同十九岁时一样。

毕竟还是景琰啊。他忽然又松了口气,跟着萧景琰往出口走。

 

由于担心着身上沾到的毒雾,兼之山顶已近,这次萧景琰走在前头开路,没有坚持背他。

倒是梅长苏走了一阵,看刚好那段路较宽阔曲折些,岩壁间有几处凹陷可供人歇息,便问萧景琰要不要稍事休息。

「就算蔺晨给的药有效,终究不是对症化解,还是把毒逼出来稳妥些。」

萧景琰看他一眼,点点头,低声道了句「你也休息一会儿。」便靠着山壁坐下。

梅长苏摇头,伸手去拔他剑,「我帮你守着。」

「你每次抽我剑总没好事。」萧景琰笑道。

心中一股异样情绪蔓延上来,梅长苏也强笑道:「九安山那次结果不算坏吧。」

「是啊,母亲和你都在山上,我怎么敢坏事。」

梅长苏心中一动,见萧景琰低头运功调息,便也握着剑守在一旁。

从前林殊和萧景琰行军时,总是说好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有回萧景琰情急之下推开他代为挡了一箭,伤在肩头,不甚严重,仍硬气地坚持一人守一半的夜,林殊却另有打算,守完上半夜故意晚一些叫萧景琰醒来,让他休息久一点。

那夜他们和众将士直接在野外露宿,两人就靠在一起睡在火堆旁,当林殊边欣赏着萧景琰的睡脸边百无聊赖地往火堆里抛小树枝时,忽然猛一低头,见萧景琰靠在他膝上睁眼看着自己。

「轮班时间过了,你没叫我。」

被逮了个正着,林少帅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只好一掀披风蒙住头脸,转身往干草上倒头就睡。

担心对方这种事绝不能说出口的,但也总不能说,看你的睡脸看到忘记时间了吧。

 

梅长苏掐准了时间,盘算着萧景琰这回也差不多运行完一周天,毒性若逼得差不多,是时候该出发了。

但萧景琰却迟迟没有睁开眼睛。

山体内阴暗漆黑,唯一的光源便是梅长苏手上拿着的火把,火光摇晃中看不真切,只见萧景琰额间隐隐黑气,却又担心是自己关心则乱,看走了眼,梅长苏不禁伸手去把萧景琰的脉。

却见萧景琰缓缓睁眼,低哑笑道:「爱卿莫急。」

梅长苏低头一看,自己俯身过去掀圣上袖子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可疑,虽然这位陛下现在穿得和梁上君子相类,却不妨碍梅宗主心虚。

于是梅长苏强作镇定,问:「是否毒性逼不出来?为何行功要较平时更久?」

萧景琰笑着反问:「那为何不直接叫我?」

说着手撑着山壁缓缓站了起来,从梅长苏手中接过剑还入鞘中,道了声:「走吧。」

梅长苏走在后头。不用与萧景琰四目相对的时候,他才悠悠地说:「只是想起从前行军时,你也常怪我轮换的时辰过了却不叫醒你。」

萧景琰脚步顿了顿,忽然回过头深深看他一眼,才说:「我倒没有想起那时的事来。」

「真奇怪,明明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是从前比较长,但这些年想起你,却都是苏先生的时候多些。」

听梅长苏不语,萧景琰又说:「放心,从前的事我也半点都没忘记,一直记着。」

梅长苏终于笑了笑:「我知道。有些连我都没放在心上的小事,重新见到你以后才发觉你都帮我记得比自己的事还清楚。」

「所以,我现在和以后的事,你也要好好看着,帮我记着。」前方传来的语声低沉温柔。

两人一前一后地抵达下一道石门前。

以方才攀登的高度来说,此处应是最后一道关卡,外头便通往暮云山本堂。

梅长苏走到萧景琰身旁,想问他状况如何,没想到被萧景琰先揽住了肩,将唇贴在他耳边。

那温度滚烫得惊人。

「接下来,自己当心些。」

梅长苏还未回答,便看萧景琰双目紧闭,倒在他身上,竟是失去了意识。

 

tbc

 

自己觉得最近的进度都很甜蜜捏

不过已经完结倒数了!

评论(12)

热度(105)